《印光大师永怀录》二、印祖的故事(二)言传身教篇——高风亮节

苏北视窗 2019-08-03

高风亮节


    大师生活简朴,吃饭只求充饥,穿衣只求御寒。有人供养珍美的衣食,他不得已接受,转手就赠送别人;如果是普通物品,就交到库房,让大众共享。一次,大师要到扬州刻经处去印经,因为人地生疏,约高鹤年居士陪同。办完事回到上海,高鹤年要带他到海潮寺或玉佛寺挂单,大师不同意,对高鹤年说:“你的熟人太多,你陪我去,人家一定要客气办斋。你我都是苦人,何必苦中作乐,既花钱,又耗时。”高鹤年只得带大师找了一所最冷落的小庙住下来。


    大师受请外出讲开示,由于年迈,腿脚不便,信众为他准备了轿子,他却从不肯坐,即使爬山也要驻着拐杖一步步走上去,他说自己是福薄之人,坐轿折福。一次,关絅之居士打佛七,请大师作开示,大师答应在早课时分讲开示。由于早课天还没亮,走山路困难,关居士赶在半夜过后,特地雇了轿子去接,半路却见迎面人影晃动,走近一看,大师正步行而来。大家一再恳请,大师仍坚决不肯坐轿。后来,关絅之居士请大师到家中应供,大师说只要买高粱馒头、炒豆腐渣两样即可。关居士无奈,只得在素斋席上另备这两样东西。


    大师住上海太平寺时,一次,关居士去拜访,楼上楼下找不到他,最后在天井中找到了,原来他蹲在地上洗衣服。此时大师已经快七十了。在报国寺时,一次因为烧菜用的酱油稍好,他将明道师大加呵斥:“我等道力微薄,没本事利益别人,哪怕施主的一粒米,都无法消受,还吃什么好菜?”一旁的居士们看见大师如此自律,想着自己在家骄奢我慢的习气,惭愧得无地自容。


    《印光大师永思集-高鹤年-印光大师苦行略记》、《印光大师永思集-乔智如-印光大师高行记》


    果能生死心切,信得及,不生一念疑惑之心。则虽未出娑婆,已非娑婆之久客。未生极乐,即是极乐之嘉宾。


    《印光法师文钞增广卷一复邓伯诚居士书一》


  《印光大师永怀录》


    (印光法师文钞、纪念文集选粹译白)


    归元 译白、编辑整理